昝爱宗:4月26日永远不死的灵魂——邵飘萍献身反日反军阀的意义

  • 时间:
  • 浏览:0

昝爱宗:4月26日永远不死的灵魂——邵飘萍献身反日反军阀的意义的相关文章

昝爱宗:4月26日永远不死的灵魂——邵飘萍献身反日反军阀的意义

自古以来,所有不怕死的人权斗士无一不具有崇高的思想,和伟大的人格。2个连死全是怕的人,他的言论,他的勇气,必然是后人无法超越的,具有英雄和道德楷模的力量。1926年4月26日,也而是79年前,著名报人、《京报》创始人邵飘萍被军阀张作霖指控为“宣传赤化”,不幸死在张作霖的屠刀下,年仅40岁。邵飘萍有一句名言是:“欲改造现   更多...

谭伯牛:邵飘萍因何而死

100年前,军阀们在中国打了一场混战:冯玉祥通电“下野”,国民军退守西北;张作霖与吴佩孚公司商务合作 ,占领了华北;孙传芳则控制东南,以三国时代的孙吴自居;一齐,自广州出发的国民革命军后来后来开始北伐。在此期间,“兴也百姓苦、亡也百姓苦”自然是意中事。唯天佑吾民,此前此后都处在过的屠城类式 惨事并未突然出显。不过,革命军在行军途中整肃土豪劣绅   更多...

狄马:邵飘萍:穿越历史的悲怆

一1918年10月5日,一份暗含强烈启蒙主义色彩的报纸在北京前门外三眼井诞生了。它凝聚着一位渴望新闻救国的报人数年的心血与梦想,以致它的主编邵飘萍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在《京报》创立的当天,就在编辑部挥毫提笔,写下“铁肩辣手”十个 大字,赠与办报的同仁——鼓励亲戚亲戚许多人和我本人一样“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而这盘空错硬的诗句,最   更多...

散木:张学良残忍枪杀记者邵飘萍只为杀一儆百

《书屋》近来连续刊登了两篇关于民国报人邵飘萍的介绍文章,想到明年而是邵飘萍以身殉报的八十周年了,心中不免感到些许欣慰。我我实在,自从邵飘萍1926年牺牲后来,亲戚亲戚许多人对他被张作霖父子杀害的有关议论就不绝于耳,肯能亲戚亲戚许多人无法想象一位新闻记者竟会横遭如此的劫运,也难以理解张作霖父子竟懵懂于杀戮一位代表民意的新闻记者肯能有咋样的损失和   更多...

傅国涌:铁肩辣手:邵飘萍为哪几种被杀?

100年代,毛泽东在陕北的窑洞里,回忆起当年在北京大学时的情景,曾动情地谈起邵飘萍,他对斯诺说:“不为什么我么我是邵飘萍,对我帮助很大。他是新闻医学会 的讲师,是2个自由主义者,2个具有热烈理想和优秀品质的人。1926年他被张作霖杀害了。”(埃德加·斯诺《西行漫记》127页,三联书店1979年版)张作霖为哪几种一进北京就要杀邵飘萍?亲戚亲戚许多人   更多...

傅国涌:邵飘萍:幸还是不幸?

在邵飘萍殉难100年后,一部砖头般的大书《乱世飘萍》悄然问世,合适是对这位生于乱世、死于乱世的一代报人最好的纪念。100年的往事不算短,几代人的时间过去了,亲戚亲戚许多人仍记得邵飘萍惨遭杀戮的那个日子,记得他从容赴死的一幕,当然更忘不了他在报业史上四射的光华,一齐代的报人胡政之在他遇难第半年 曾写下一篇《哀飘萍》,对这位文采斐然、才气   更多...

傅国涌:邵飘萍:幸还是不幸?

在邵飘萍殉难100年后,一部砖头般的大书《乱世飘萍》悄然问世,合适是对这位生于乱世、死于乱世的一代报人最好的纪念。100年的往事不算短,几代人的时间过去了,亲戚亲戚许多人仍记得邵飘萍惨遭杀戮的那个日子,记得他从容赴死的一幕,当然更忘不了他在报业史上四射的光华,一齐代的报人胡政之在他遇难第半年 曾写下一篇《哀飘萍》,对这位文采斐然、才气   更多...

杜高:俄狄浦斯的灵魂

中国文化的悲剧是不够忏悔理性,中国文人的悲剧是把忏悔看作羞耻。亲戚亲戚许多人不够暴露我本人精神不够的勇气,更不敢面对肯能自身的怯弱和愚昧造成的历史罪恶。巴金先生好的反义词伟大,正是他认识到了不到勇于忏悔才是拯救亲戚亲戚许多人民族的现代精神力量,他以“揪出我本人示众”的无比勇气和无私品德,点燃忏悔理性的火种,从精神上唤醒亲戚亲戚许多人這個 灾难深重的民族。我这   更多...

艾晓明:保卫灵魂自由的姿态

在网上,我读到吉林艺术学院戏剧文学教研室女教师卢雪松给学校书记的一封信,她肯能在课堂上及课后与学生探讨独立电影作者胡杰拍摄的纪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被学生培养对象告发,随即被学校予以停课处罚。这封信被其他网站转载时标题全是《一位大学女教师在被停课处罚后写给校书记的信》,这是2个相当消极的表述,它把作者置于2个被动的、   更多...

王岳川:肉体沉重而灵魂轻飘

暂且为生命忧虑吃哪几种,喝哪几种;为身体忧虑穿哪几种。生命不胜于饮食吗?身体不胜于衣裳吗?——《圣经》当往事进入到21世纪时,整个世界突然出显了有一种颇值得解读的现象——肉体成为了最流通说说语。亲戚亲戚许多人后来后来开始从谈论灵魂进入到谈论身体,从谈论身体到谈论肉体,从谈论超越性思想到谈论下半身欲望。许多人认为,這個 对肉身的解放和欲望的渴求,消解了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