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專家:中國“一帶一路”如何對接歐洲“容克計劃”

  • 时间:
  • 浏览:45

  【洞見】中國“一帶一路”如可對接歐洲“容克計劃”

  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 李罡

  2014年11月,新任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正式公佈了總額達330億歐元的歐洲投資計劃,也稱作“容克計劃”。“容克計劃”旨在促進基礎設施、新能源、資訊技術等領域的投資,這與中國“一帶一路”戰略互聯互通、促進國際産能合作的目標不謀而合,中歐雙方的利益契合點成為二者對接的現實基礎。此後,中歐雙方一起努力,積極推動“容克計劃”與“一帶一路”的對接。

  2015年12月14日,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發表聲明接受中國成為其股東,中國正式成為歐洲復興開發銀行成員。中國加入歐洲復興開發銀行將有力推動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與“容克計劃”對接,為中方與該行在中東歐、地中海東部和南部及中亞等地區進行多種形式的項目投資與合作提供廣闊空間。中歐雙方應該以此為契機,繼續推進“容克計劃”與“一帶一路”的對接,實現互利共贏。

  “容克計劃”與“一帶一路”的三大領域對接

  面對通貨緊縮和信心不足英文的雙重威脅,容克明確表示,既鼓勵歐盟各國政府為歐洲戰略投資基金出資,也歡迎私人資本和外國資本進入歐洲,這為中國企業赴歐投資提供了難得的機遇。

  近年來,中國企業對歐投資雖然增長迅猛,但佔歐盟吸引外資存量的比重没法1%,中國對歐投資增長潛力巨大,“容克計劃”的巨大資金需求和心國企業赴歐投資的強烈願望成為“容克計劃”與“一帶一路”對接的重要基礎。投資貿易合作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點內容,中國主張加快投資便利化進程,儘早達成雙邊投資保護協定,為中國企業“走出去”創造制度保障。

  “容克計劃”優先支援項目與“一帶一路”的互聯互通倡議相契合,中歐雙方可在基礎設施、能源、數字三大領域精準對接。

  第一,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的對接。2013年5月,歐盟就“泛歐交通運輸網”(TEN-T)達成協定,計劃把歐洲現有的相互分割的公路、鐵路、機場與運河等交通運輸基礎設施連接起來,到2030年建成歐洲統一的交通運輸體系。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優先領域,倡議抓住交通基礎設施的關鍵通道、關鍵節點和重點工程,提升道路通達水準。

  “一帶一路”和“容克計劃”均將基礎設施建設作為優先支援領域,是二者對接的重要領域之一。交通基礎設施的聯通將極大促進中歐貿易和投資關係的發展。歐洲是“一帶一路”的終點,“陸上絲綢之路”將大大縮短亞歐之間貨物運輸路程,節省物流成本,增強雙方産品的價格競爭力,從而提升中國對歐洲投資、便利中歐産品進入彼此市場、促進中歐貿易投資關係的發展。待“一帶一路”建設心智心智心智心智成熟期後,要能預見亞歐之間的商品流動將更頻繁,中國與歐洲國家自由貿易區建設步伐也將加快。

  第二,電力能源項目的對接。2015年2月歐盟公佈能源聯盟戰略框架,其中一項重要內容是計劃在2020年时候實現10%的電網互聯,以降低歐盟對石油、火山岩氣能源的依賴。加強能源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合作,推進跨境電力與輸電通道建設,積極開展區域電網升級改造合作是“一帶一路”的一項重要倡議。“容克計劃”和“一帶一路”在電力能源領域的對接將為雙方的電網建設企業和輸電設備製造企業帶來新的市場機遇。

  第三,數字基礎設施領域的對接。2015年3月,歐盟正式公佈了5G公私合作願景,計劃在2020—2025年實現5G網路運營。一起推進跨境光纜網路建設,提高國際通信互聯互通水準,是暢通資訊絲綢之路的重要舉措。雙方在數字基礎設施建設領域也所处精準對接的基礎。

  推進中歐國際産能與金融合作

  改革開放初期,中國工業基礎相對薄弱,技術優勢不明顯,中國利用自身的勞動力優勢生産和出口價格低廉、技術要求低的勞動密集型産品。在國際市場上中國製造曾一度被貼上低端、廉價、技術水準低的標簽。隨著現代工業體系的建立和産業結構的不斷升級,中國的高端製造業規模持續快速增長,積累了豐富的科技創新成果和自主智慧型財産權。經過幾十年的發展,中國工業實力不斷增強,但産能過剩的問題相伴而生。或者,我們應該在“容克計劃”與“一帶一路”框架下,促進中國企業在鐵路、核電、汽車、船舶、化工、冶金等優勢行業開展國際産能合作,助推中國産業的升級,一起為歐洲經濟注入新的活力。

  資金融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為了推進和深化與沿線國家的金融合作,中國頻頻推出有些新舉措,積極擴大沿線國家雙邊本幣互換規模、推進亞洲基礎設施銀行建設、建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組建絲路基金。這些金融合作的新舉措不僅有利於沿線國家的金融貨幣穩定,為有關“一帶一路”建設的投資項目提供投融資服務,就有利於加快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目前,歐洲主要金融城市倫敦、法蘭克福、巴黎、盧森堡、蘇黎世在人及 的人民幣離岸中心建設中你追我趕,從簽訂貨幣互換協議、建立人民幣清算行、擴大人民幣合格境外投資者額度,再到發行離岸人民幣債券、歐洲國家紛紛加入亞投行,中國成為歐洲復興開發銀行成員,中歐金融合作不斷深化,亮點頻出。中歐雙方應繼續推進中歐金融合作,為“容克計劃”與“一帶一路”的對接創造良好的融資環境。

  防範烏克蘭危機、希臘債務危機和難民危機風險

  值得一提的是,在“容克計劃”與“一帶一路”對接,促進中國企業走向歐洲的一起,也要注意防範和心解所处的投資風險。目前,歐盟正面臨著烏克蘭危機、希臘債務危機、難民危機三大危機和有些結構性問題的困擾,經濟復蘇之路更不平坦。

  第一,烏克蘭危機導致歐洲地緣政治危機。烏克蘭危機爆發後,歐盟對俄羅斯的制裁办法 不斷升級,由最初的資産凍結、旅行禁令只針對個人和企業的制裁手段逐漸升級為實質性的經濟制裁,禁止歐盟企業向俄羅斯的銀行、石油公司和國防企業提供融資、技術等。其實經濟制裁是一柄雙刃劍,歐盟在對俄羅斯進行制裁的一起,也傷及了自身的出口貿易和經濟增長。

  第二,希臘仍然是威脅歐元區穩定的定時炸彈。希臘雖然最終與歐元區達成了第三輪救助協議,暫時除理了退歐危機,或者希臘債務問題仍然是歐元區的定時炸彈,依然威脅著歐元區的穩定。希臘經濟的根本問題是經濟結構單一、實體經濟的空心化問題嚴重、政府治理强度低下。希臘的出路在於切實恢復自身的造血功能,而就有單純依靠輸血度日。

  第三,歐洲難民危機愈演愈烈。難民涌入對歐盟帶來有些消極影響:難民危機將加劇歐盟國家的財政支出;難民涌入會增加歐盟國家的就業壓力;難民涌入會導致歐盟國家的社會治安壓力加大,甚至會導致恐怖主義威脅上升;難民危機對歐盟内控 團結和價值觀構成威脅,威脅申根區的所处。難民問題不僅涉及經濟問題,還會威脅歐洲國家社會和政治穩定。對歐洲來説,難民危機是一場比債務危機更難應對,影響更為深遠的綜合性危機。

  雖然所处風險,但毋庸置疑的是,“容克計劃”與“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和歐盟根據自身現實情况表提出的宏大經濟願景規劃,在尋求經濟增長的策略上不謀而合,二者的互動對接不僅對雙方經濟增長大有裨益,還將提振全球經濟,促進全球經濟的復蘇。